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北大未名集团多地“画饼”部分百亿级项目陷停工状态

北大未名集团多地“画饼”部分百亿级项目陷停工状态

时间:2019-10-27 15:42:24

每个记者:华李昂邵婷每个编辑:陈俊杰

100亿元,120亿元,200亿元...在全国许多三线、四线城市,近年来都有一笔大投资“金老板”——北京大学无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名集团)。这家享有盛誉的企业带来了许多受欢迎的大型健康和生物技术项目。

官方网站以著名的北京大学未名湖命名,称其为“北京大学三大工业集团之一”。然而,无名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是潘爱华(Pan Aihua),董事长间接持有公司54.6%的股份。“北京大学教授”是他经常被提及的另一个重要头衔。在未命名团体的许多活动中,北京大学的旗帜和未命名团体的旗帜也被悬挂在显著的位置。北京大学作为股东,通过北京大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该无名集团40%的股份,并期望增加其资产价值。

然而,《国家商报》的记者梳理发现,自去年以来,该无名集团和几家子公司已多次被法院列为执行机构,甚至包括向小额贷款公司付款无法兑现的案件。然而,该公司经常在河北、安徽等地公布总投资数百亿美元的项目宏伟计划。近年来,项目长期停滞和关闭。此外,潘爱华本人也被法院列入限制消费者名单。所有这些迹象表明,该未具名集团目前的财务状况似乎非常紧张。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39号无名集团总部照片

北京大学,许多学生的向往,在未明湖的前四季与游客交织在一起。

这个未命名的团体始于中国的顶尖大学。据官方网站介绍,该公司成立于1992年,是北京大学三大产业集团之一。主要从事生物经济体系的建立和生物经济产业的发展。它侧重于六个主要投资领域:生物医学、生物农业、生物能源、生物环境保护、生物服务和生物智能。

在过去的两年里,无名医药(002581,sz)这个无名集团的上市公司变得更加“知名”。那是因为2018年,无名生物医药(以下简称无名生物)的全资子公司无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和持有26.91%股份(以下简称北京科兴73.09%股份)的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科兴)的另一位股东科兴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科兴)爆发了关于北京科兴控制权的纠纷,引发了诸多关注。迄今为止,双方尚未和解。

截至今年6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无名医药净资产为27.88亿元,其中无名集团持有无名医药26.86%的股份。然而,事实上,通过借壳万昌科技上市的无名药物在整个无名集团境内的比例并不高。

据北京大学官方网站报道,该未命名团体最初是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基础上成立的。官方网站,无名集团,显示该公司的前身,北京大学无名生物工程公司,成立于1992年。潘爱华是该公司的三位创始人之一。

2004年,无名集团完成重组工作。近年来,该公司已将自己定位为“世界生物经济的发源地”。官方网站上的无名集团基地分布图显示,该集团已在黑龙江、吉林、辽宁、北京、天津等15个省级行政区大规模建立基地。其项目包括北京北大生态城、合肥坂塘生物经济试验区、保定通天河生物经济示范区、长沙未明边境科技园等。从这些项目的名称可以看出,未命名的团体大多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工业园区。这些工业园区遵循“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引领发展”的无名集团的发展理念。其中许多项目声称完工后的产值将达到1000亿元。

据《国家商报》记者基于公共信息的不完全统计,2010年后,无名集团和子公司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投资近1000亿元。但是,这些项目大多集中在三线、四线城市新建的开发区,或者成为某县城的“一号工程”。

资料来源:公共报告,制图:栓昂

与此同时,来自《国家商报》的记者还发现,无名集团开发的一些各种“生物经济示范区”和“健康工业园区”等园区包括“酒店和会议中心”、“老年保健”和“人才公寓”等配套设施。这些设施更偏向于传统意义上的房地产开发。然而,目前,一些涉及生物技术项目的前沿安排,如car-t细胞疗法,很难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工业化和商业化,因为相关的国家政策尚未出台。

《国家商报》的记者还注意到,上述一些声称投资数百亿美元的项目,在签订合同后甚至连铲子都没挖就丢了。

长春未命名的生物经济示范区就是其中之一。《长春日报》曾报道称,2016年12月,长春新区管委会与未名集团签订合同,投资约200亿元建设规划面积30平方公里的长春未名生物经济示范区。根据当时的报道,该项目原定于2017年春天启动。

后来,该项目不再有官方披露。最近,当记者来到位于长春的无名集团办公室时,该物业通知他,该公司已于今年4月收回租金。

"现在这个项目无法推进。"长春高新区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介绍,地方政府和未命名团体之间只签署了框架协议。该未透露姓名的集团希望长春高新区能根据安徽巢湖的标准给予该公司一些优惠政策。双方最终未能达成协议。

该未命名集团在山东济南的项目在签署后进展似乎并不顺利。据齐鲁晚报报道,济南市章丘区于2018年5月与未名集团签订合同,建设北京大学未名(山东)生物技术城。“该项目目前被搁置。匿名的北京大学正在寻找合作伙伴。”章丘投资促进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国家商报》,但没有透露暂停该项目的具体原因。

一家未命名集团官方网站信息称,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共建成31000亿个工业园区,即合肥坂塘未命名生物医药工业园区、保定田童未命名生物经济工业园区和北戴河未命名生命健康工业园区。到2030年将分别达到1000亿元的年产值目标。

通天河未命名的生物经济产业园厂房关闭照片:记者华昂拍摄。

这三个工业园区的实际建设情况如何?8月,记者进行了访问。

2013年,未名集团正式与合肥巢湖经济开发区(后更名为安徽巢湖经济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4年8月,占地1532.12亩的安徽无名工程一期工程于2016年4月开工竣工。今年8月,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发现,该项目40个月的厂房基本处于竣工的原始状态,而该项目第二阶段在2017年4月奠基后并未竣工。

2015年8月,无名集团与河北省秦皇岛北戴河新区签订合同。双方随后共同投资3亿元成立秦皇岛无名健康城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开发北戴河生命健康产业创新示范区国际健康城。根据先前的协议,双方将在2至3年内完成1平方公里和4至5年内完成5平方公里的开发。该项目还计划在2020年实现100亿元的年产值。

记者在项目现场看到,未命名的北戴河国际卫生城国际卫生中心已经建成。园区大门标有“联合国亚太生命健康产业创新示范区”、“国家北戴河生命健康产业创新示范区”和“北戴河国际健康城国际健康中心”三个名称,并带有未命名集团公司的标识。该项目的一名员工表示,公园已经对公众开放。然而,记者发现,未命名的北戴河国际健康城,包括生殖医学中心、细胞制备中心和健康管理中心,客户很少。

2015年9月,无名生物官方网站发表了一篇题为“无名集团与北戴河新区合作发展北戴河国际健康城”的文章。文章称,国际卫生城的总规划面积为55平方公里,“合作开发卫生城的核心面积约为20平方公里”。然而,北戴河新区行政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拒绝了这一说法。他告诉《国家商报》记者,“任何项目(北戴河国际卫生城)都将在未来进行结算,并将单独审批”。他还说,未命名的团体只是相对较早进入,但不允许单独开发核心地块。

在三大项目中,保定通天河无名生物经济产业园的情况比前两个最差。2014年,无名集团与保定市签订合同,在保定唐县建设古北岳生物经济示范区项目(后更名为保定通天河生物经济示范区)。该项目计划投资120亿元,在5年内建成一个集医疗生产、生态旅游和医疗保健为一体的多功能系统。近日,《国家商报》记者在当地看到,除了项目办公区完成之外,园区在规划中只在c1区开始建设医疗产业基地,但工作已经暂停了一年半。

其项目建设没有按预期进展。在《国家商报》记者的调查中,匿名团体保定和巢湖采访的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资金短缺,该项目进展不顺利。

与此同时,外界也可以从无名医药的宣布中发现无名集团有财务问题。去年9月,匿名集团持有的48万股上市公司股票被强制清算。根据无名医药今年8月24日的公告,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6.73%的无名集团所持股份均已被法院冻结,等待冻结。

所有这些迹象表明,无名集团的现状与前几年在不同地方投资时大不相同。

或者由于无名集团与北京大学的关系,一些地方政府在引进无名集团项目时往往会给予优先考虑。

在河北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的“省里的亮点”部分,一份介绍北戴河未名国际卫生城项目签约情况的报告直接使用了“北戴河新区加入北京大学”这一短语。今年7月,江苏省徐州市领导对北京企业进行了密集访问。据当地媒体报道,无名集团与国有企业以及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和中国医药(600056,sh)等国有企业有关联。

在无名集团的扩张过程中,“北京大学”显然是它的金招牌。该公司对官方网站的介绍,北京大学在许多项目上的旗帜,以及潘爱华作为北京大学教授的地位,都使他与北京大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但是相比之下,无名集团的注册资本为5437.14万元,与北京大学资源集团和北大方正集团的上亿注册资本数量级不同,这两个集团都被列为“北京大学校企”。从股东结构来看,潘艾华通过海南天岛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无名集团54.6%的股权,海南天岛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无名集团91%,北京大学通过其北京大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无名集团40%的股权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公开信息显示,在该集团董事会的匿名成员中,潘爱华董事长、赵福荣董事以及监事会主席罗德顺都有北京大学背景。

“北京大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北京大学的经营资产行使投资者权利,并承担维护和增加资产价值的责任,”北京大学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表示。

然而,如果无名集团状况不佳,北京大学和“北京大学”品牌的资产安全是否会受到影响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目前,无名集团的财务状况似乎并不好。齐新宝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15日,该未具名集团拥有346条风险信息,仅在2019年,该未具名集团就被当地法院24次列为被执行人。与此同时,该公司还三次被列为不诚实的被执行人,包括无名集团欠小额贷款公司的4950万元人民币,这笔钱无法偿还。

巢湖未名生物医药工业园一期工程尚未正式投产。图片来源:记者彭飞

此外,安徽无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河北通天河无名公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湖南北京大学无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无名集团关联企业也因无力偿还债务而被法院列为不诚实的执法者,因此潘艾华成为受限消费者。

去年10月,由于华兴银行深圳分行未能按时偿还贷款,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39号的无名集团四处房产被海淀区人民法院拍卖出售。

"北京大学将会受到影响,或者无法避免."四川周吉律师事务所律师姚飞告诉记者,“无名集团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北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拥有40%的股份。如果进行了投资,则应承担有限责任。”此外,姚飞认为,北京大学有权追究投资者的责任,“因为北京大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属于国有平台,必须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

这个未透露姓名的团体显示出资金紧张的明显迹象。北京大学现在有什么措施?北京大学宣传部告诉《国家商报》记者,北京大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独立法人,在管理上与北京大学不同。其工作人员建议记者直接采访北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北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只登记了记者的采访请求,没有回复记者发给其主管部门北大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的采访信。

事实上,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一份指导高校企业制度改革的文件,要求各级国有企业、公司、国有资本控股公司、国有资本股权控股公司和关联企业纳入改革范围。这些单元可以被清理、关闭、解耦和剥离,也可以保持在管理和集中监督之下。

关于无名集团的资金情况和许多项目进度的延误,从9月至今,国家商报记者已经联系了无名集团几次,并发出了采访信,但截至发表时还没有收到相应的回复。

国家商业日报

中彩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