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 长城动漫业绩繁华背后虚增利润 多项财务指标存疑

长城动漫业绩繁华背后虚增利润 多项财务指标存疑

时间:2019-11-01 12:10:18

前几年,影视动漫产业市场繁荣,上市公司纷纷开始并购,以扩大公司规模。现在看来,以前仓促的高频并购使上市公司暂时虚假繁荣。正如鲜花已经过了保质期,面对当时的业绩承诺,上市公司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仅限于业绩下降和商誉减值。10月11日,上市公司长城公司因利润膨胀、商誉减值测试和信息披露不符合相关规定,收到四川证监局的警告函。

陷入金融造假危机的长城动画在2017年夸大了利润

2014年8月,长城动画借壳上市,长城是另一个成员。2015年后,长城动画成功收购杭州长城动漫游戏有限公司、滁州长城国际动漫旅游创意园区有限公司、湖南鸿蒙动漫传播有限公司、杭州东方郭龙影视动画有限公司、北京新宇兄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田瑞经贸有限公司、杭州宣城科技有限公司,并转型为涵盖动漫设计、制作、动漫游戏、创意旅游和玩具销售的文化企业,进入动漫创意及衍生产品领域。

2017年,长城动画迎来了一个小小的表演高峰。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长城动画实现营业收入2.91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28亿元,同比增长258.37%,非上市公司净利润3470万元,同比增长124.23%,政府补贴计入当期损益1.14亿元。

在繁荣的表演背后,长城动画夸大了利润。

长城动画全资子公司北京新娱乐兄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新娱乐”)2017年未完成为客户开发的游戏交付。资金已经退还。300万元(含税)的相应收入未得到充分确认,导致2017年净利润膨胀283万元。同期,北京新宇以预付款的形式花钱,实际上是游戏推广费,相当于少报的销售费用794万元,2017年的净利润为794万元。

另一家全资子公司上海田瑞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田瑞”)并未通过开展无商业实质的业务实际将相关经济利益流入上海田瑞,导致2017年净利润膨胀259万元。

有10多年经验的会计师告诉《新京报》,这部分利润需要追溯到2017年年报,这将影响2017年净利润。至于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新京报》记者于10月14日致电长城动画书记办公室。工作人员说董书记在度假。

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长城动画确认报告期内的非营业收入为2821.25万元,原因是需要调整之前收购的两家全资子公司2017年的利润。其中,北京新宇兄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应扣除利润1094.4万元,同时扣除已缴股权收购金额1913.43万元。上海田瑞经贸有限公司应从2017年利润中扣除259万元,从实收股权收购中扣除898.2万元。

2018年累计商誉减值超过3亿英镑,商誉减值再次涉及违反信贷政策。

2017年演出爆发后,长城动画在2018年迎来了大量商誉减值,吞噬利润。

根据2018年年报,长城动画实现营业收入7494.91万元,同比下降74.2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9亿元,同比下降451.35%,扣除非盈利后的净利润为-4.58亿元,同比下降1447.34%。2018年,长城动画累计商誉减值3.28亿元。

然而,当商誉所在的资产组出现具体减值迹象时,长城动画仍未能及时进行减值测试。

2016年,长城动画子公司杭州宣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宣城科技”)和杭州东方郭龙影视动画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郭龙”)未履行收购时的业绩承诺。2018年,子公司北京新宇的核心成员离职。宣城科技、东方郭龙、浙江新城动画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长城”)员工流失严重,核心团队发生明显不利变化,短期内难以恢复。北京新娱乐、宣城科技等博彩业政策和法律环境的变化对公司产生了不利影响。出现上述商誉相关减值迹象时,公司未能及时进行减值测试,其行为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第5条和第6条的相关规定。

此外,自2015年以来,公司先后以不在同一控制下的合并方式收购了北京新宇、上海田瑞、东方郭龙、宣城科技、新长城等子公司。然而,本公司并无设立备忘簿,以记录在收购合并期间收购的上述附属公司的可识别资产、负债及或然负债之日的公允价值。

与此同时,长城动画还存在子公司上海田瑞通过相关公司账户向总经理等个人账户支付大笔款项、公司公章使用不规范、内部控制程序无效等问题。董事长赵瑞勇,时任总经理李青,现任总经理於联明,时任财务总监沈伟应承担主要责任。四川证监局发出警告信。

(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