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转硬币赌钱,男子玩微信,在电梯里摇出一个人,显示“与你相距0米”

转硬币赌钱,男子玩微信,在电梯里摇出一个人,显示“与你相距0米”

时间:2020-01-11 19:03:51

转硬币赌钱,男子玩微信,在电梯里摇出一个人,显示“与你相距0米”

转硬币赌钱,奇怪的微信

代志帆最近有些行为异常,每天喝的醉醺醺的,然后还要跟同事在赌桌上搏到深夜才肯回房睡觉。第二天起来,却什么都不记得。

晚上代志帆又喝醉了,在赌桌子输的一塌湖涂。输也就算了,他还总是记不住大家欠他的钱或是他欠大家的钱。凌晨三点时,同事们连代志帆的钱也懒得赢了,纷纷催他回房睡觉。

代志帆进了电梯,随手按开了微信,也想学学新新人类玩点一夜情。如今的代志帆特别不想一个人睡觉,可他的老婆远在家乡带他们的孩子,孝敬他们的老人,但没法陪他睡觉。

他上了微信,发现加过的好友都没动静。于是他摇了摇手机,“喀嚓”声过后,跳出来一个头像。什么风景人物都没有,就一块黑布。名字也是空白,倒是下面显示的距离很注目:与你相距0米。

代志帆看看这个奇怪的微信,又看看电梯的信号显示,寻思是不是微信系统出错了?空荡荡的电梯里静悄悄地,手机信号有好几格,代志帆也没有理由怀疑移动或是微信公司。

于是他小心地把那块黑布摸开,放大的黑布上,哗地伸出一个人头,长长的红色的发,没有五官。就像突地从手机里伸出来看了他一眼,再哗地一下缩回去不见了。

代志帆吓的一下子把手机扔了出去,同时电梯也停了。他看看指示灯,到了他住的17楼。电梯门开了,进来一个人佝着背,看不到脸。一头很长的红色的乱发让代志帆认定是个女人。她个子很矮,弯的像粒虾米。身上的衣服空荡荡的,瘦如麻杆。

代志帆不记得在这里见过这个女人,他最近记不起的东西太多。这个有些不寻常的女人让他更慌乱了,他急着出电梯,于是探出手捡手机。可是那个女人也伸出了手,她用不需要刻意弯腰的幅度捡起手机,颤巍巍递给代志帆说:“凌晨不要摇手机为好……”

她声音听上去很年轻,她没有看代志帆。那只拿着手机的手,像树皮一样,纵横着皱纹,灰里带着青。代志帆一把夺过手机,窜出电梯跑向他的房间。

曾经的情人

代志帆酒被吓醒一半。他匆匆打开房间门,把自己重重扔在床上。想着凌晨刚才电梯里红发女人,还有那个奇怪的0米微信,他便觉得浑身发毛。他按住晕沉沉的头想,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对了,一定是因为纱纱的事闹的。

纱纱是代志帆的异地情人,代志帆的老婆是在他刚刚成人就相亲结婚的。他对老婆有的是最初对身体的好奇和激情,还有后来她跟他共苦的感动。

后来,代志帆的工作性质变成四处流浪,夫妻俩的身体便都渴成一团干麻花了。老婆还在家里坚持,代志帆却在一年前遇到了纱纱。从此,他的身体和心都因为爱的滋润乐活了。

从前的代志帆虽然在网上也跟一些异性言语暖昧,但身体绝对是守的完好如玉的。所以是纱纱的出现,毁了代志帆十年婚姻清白。可是前不久,纱纱突然不辞而别了。

代志帆记得最后一次见纱纱,是告诉她自己就要被调回家乡,要离开她回到他的老婆孩子身边去。纱纱当时很生气,两人喝了些酒,后来好像还吵了架,第二天代志帆醒来,就再也没有了纱纱的消息。

代志帆每天检查好几遍纱纱的qq,但头像一直黑着。空间,微博和微信也都没再更新。从前的纱纱,是个活跃的网络人物,她不可能一下子消失的如此干净。代志帆觉得纱纱就算舍得扔掉他,也不会舍得扔掉她那用了11年的qq,那认证过的新浪和腾迅微博,那过百万点击率的博客。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纱纱想不开自杀了,或是遇到危险了。

代志帆等了好几天,纱纱还是一点动静没有。当然,代志帆还是想在微信或网络工具里碰到纱纱的。所以,他会每天习惯性的刷微信,希望某天刷到纱纱离自己的距离很近。

异常的行为

可是,代志帆最近刷出了好多奇怪的微信。却独独刷不出纱纱来,他有些失去耐心。他突然觉得纱纱消失了也是件好事,这样自己走时,免了跟她离别伤感,也免了她冲动着要跟着他回家的不堪后果。

代志帆认为自己十分爱纱纱,但他还是个有责任的男人,不能先对不起他的妻儿。而且选择纱纱,就会丢掉和放弃很多东西,会变得一无所有,他和她的爱情是不能当饭吃的。

代志帆这样一想,就振作起来安慰自己说,也许纱纱现在已经像她说的那样找了新欢来忘记他呢。想像着她也许正躺在另一个男人怀里睡着,代志帆心里便坦然了许多。

他脱掉衣服,解下手链,不对,他没有手链,可他为什么有下意识解手链的想法和动作?

代志帆楞了一下,又来到镜子前,拿手在睫毛上拉了一下,左右各一下。然后他从包里取出头套,还有化妆棉,在干什么?他居然想要卸妆。

接着代志帆又来到卫生间,他点了支烟,他倒了杯红酒,他放了音乐,然后他躺进了浴缸。不对不对,代志帆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洗过澡,他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这是纱纱才会干的事。

可是他为什么不听使唤,是太想念纱纱所以才模仿她的吗?

代志帆想镇定一下,于是顺手摸过红酒杯,他喝了口红酒,却发现杯里漂着白花花的油脂。再看浴缸,浮着许多一样的白花花的油朵。他尖叫一声站起来跳出了浴缸,他满身都是油,那样是脂肪一样的东西。

代志帆胡乱抓过条毛巾擦拭,一抬眼,却看到自己在镜子里的脸变成了纱纱的。

终于,他一头栽到了地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代志帆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头痛欲裂,是宿醉后的感受。周围安静的很,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爬起来照镜子,镜子里还是他自己。

他拍了拍头想,今天再也不要喝太多酒,他不想又记不得昨天发生过什么。

住在身体里

代志帆决定趁纱纱回来前赶紧离开这里,他不想丢掉工作,不想失去妻儿和宽敞的房子,不想失去那个他打拼了多年的家。这样一想,代志帆当天就交待了当地的工作内容,做了些简单的交结,然后准备第二天离开。

晚上代志帆没有喝酒,他要保持清醒,以免误了第二天的重要事情。

他也没有在半路下电梯找同事们玩牌,到17楼时,电梯门一开,那个红发女人被人提着就进来了。那是这幢楼的清洁员,一个有点痴傻的中年妇女。代志帆之所以能认出那是昨晚的女人,是因为清洁员提在手上的红头发,只是没有衣服,一层皮的样子。代志帆缩在电梯一角,不敢动弹。

中年妇女傻笑着说:“看,没打气的模特,模特皮子……”她一边说,一边把那红的乱的头发拉了起来,下面是一张脸皮。那是一张让代志帆魂飞魄散的脸皮。那是纱纱的脸皮,已经干涸的皮,只是一层皮。

那瞬间,代志帆终于想起了纱纱去了哪里。

曾经的代志帆,在大家眼里是个好男人。婚后十年如一日,从未出轨,有过的女人只有他老婆一个。当然,这是在纱纱出现之前的事了。

纱纱是代志帆第一个精神与肉体上的情人,她给了他对人生极大的不同感受,但在爱情发展到一定时候时,就有了偏差。

纱纱刚认识代志帆时,苗条美丽,他们的爱情如春雨,滋润得代志帆越发年轻,也滋润的纱纱愈发肥胖。她心情太好,总是大吃特吃。他们吃着公款,住着公款,在远离代志帆家乡的地方花天酒地。

像气球一样胀大的纱纱再也不美好了。代志帆也倦了,想家了。可是曾经说无所谓的纱纱现在不肯分手了。她说,你要回去,就把我装进你身体再走。否则,我就像变成一张皮也要跟着你。

她这样说的次数多了,代志帆终于忍不住把她变成了一张真正的皮。他剔了她的骨,又吸了她的脂。可他忘记自己为什么把针筒里那些油脂都当红酒一样喝进身体了。

没有人阻碍代志帆回自己的妻儿身边去了,只是纱纱也如了愿。她在代志帆身体里,渗进了皮肤层,渗进了灵魂,她离他,从此只相隔0米的距离。

-----------------------------------------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xuanxiaolei94